Wednesday, July 12, 2006

我想见你

那天你笑着对我说,一起去吃炒饭吧!结果兴冲冲地去到那里,档口刚好休息。
那天我兴冲冲地说要去看电影,4个人赶到谷中城,结果还是赶不上半夜场。
那天你说你要上云顶,我最后爽约,让你一个人上去,一个人下来。

而今,我再也赶不上和你的最后晚餐,最后的一场电影,最后的身心出走。

那天我到你们的小窝避难,你听我说星期五会回实兆远,高兴地说你也想跟我一起回,说要把电脑搬上来。结果因为你星期五有课,最后你决定星期六搭巴士回家,再趁我星期日回KL之前把电脑搬来我家,让我帮你载上KL。

那天是星期日凌晨,世界杯开打以来没有看过一场球赛的我因为二哥从澳洲回来,和哥哥弟弟在爸妈房间陪两老看英格兰力拼葡萄牙。远在英国的大哥来电,说有人赞助他念Phd,大夥儿高兴得无法入眠,那晚我混到5点多才入睡。

早上被抓起来吃早餐,看到你的一则讯息:燕,你在家吗?明天几点出KL?睡意朦胧的我没有留意更加没有回复,吃过早餐就回去睡回笼觉了。直到下午4点,时候不早该启程了才发现你在早上10:02曾经来电,是我贪睡睡太沉了所以没有接电话。我拨了你的号码,接电话的是个小孩...

“哈喽,请问宜和有在吗?”
“你是谁?”
“我是他朋友。”

“宜和不在了。”

“宜和死了。”

“宜和去世了!”
“嘟.......”对方挂线了。

哼... 你知道吗?当时我好气,心想你怎么会把手机交给这么一个死小孩,还生气地打给世祯投诉,要他联络你,而我坐在餐桌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午餐。
突然短信铃声响起,我没事儿似的打开短信,看了一眼。
下一秒电话铃声再次响起,是世祯。
“接我电话的不是小孩子,是宜和的嫂嫂还是谁,你现在赶快去宜和家”他的声音在颤抖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因为那封短信的内容是 “我是宜和妹妹,宜和真的走了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拨电丽芊要她陪我去你家,看着她上车,我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,只有打开那则短信交给她看。看着她落泪,我当下觉得莫名其妙,很空的感觉,不真实。
一路上想起去年你向我要pangkor的地址,联合福利、世祯来骗我们,说是你要结婚了,要把喜贴寄到我家,当时说得活灵活现,我们都以为是真的,结果原来是你姐姐结婚,只记得知道真相后丽芊拼命捶打福利,好气又好笑。
我想你这顽皮的家伙又来骗人了,不过这次真的太过火了,到了你家一见到你我会毫不留情地捶打你的手臂,要你知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,要你以后再也不敢开这个玩笑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到了你家,玩笑开得太大了,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,急迫地想见到你,他们说你在医院,明天才回来。
你妹妹把你的遗书交到我手上,我只知道我的手在颤抖,心里快速而仔细地读过你的每一划每一笔,势必要找出隐藏着谎言的蛛丝马迹。
耳边传来你妈妈的哭喊声,听不懂的福州话我只觉得吵,无法感受你妈妈的悲恸,你妹妹在我身边说着我明白的语言却听不懂的话,我听不懂,只觉得耳中嗡嗡作响,直到她指着躺在我面前看似被剪过了的电脑cable,说你就是以这些电脑cable结束生命的。
头被一轰,发现,原来如此...原来你是那么地残忍..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不知如何上车开车下车回到了丽芊家,我只知道沉默,千头万绪我真的需要厘清事实,而千头万绪我避开了恐惧,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却残忍地大声说出来,要我不去想手机的事,真的好残忍,因为我下意识地逃避却被她硬生生地抓回来面对事实。
泽伟来电,耳边传来丽芊严肃的叙述,紧绷的空气是可怕的杀手它们要使我窒息,我知道我要离开,我无法再多待一秒,硬掰了个借口,我逃跑似的坐上车,眼泪终于决堤,而我放声大哭.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宜和,你真的就这样离我们而去吗?
你...就这样走了吗?
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?我... 真的已经丧失提问的权利了吗?
我真的永远无法听到你的回答了吗?
我错了,我不会捶打你,只要你出来我马上就会原谅你的。
你会回来吗?

2 comments:

Jeffrey04 said...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让你比较好过
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
坚强些
我不奢求你能快乐起来
至少心情要早日平伏下来

阿虎 said...

珍惜眼前人。

也许你在懊恼自己不懂得珍惜,
但我相信你此刻别任何人更珍惜他的影子,
深深的烙印在永恒的心扉。